琴尹

『无法触碰』④

卡柠cp向,现代设注意避雷。

因为爪机遭受灭世之力的袭击所以拖更了。









课间操的时间,安莉洁如往常一样坐在秋千上,远远的看着同龄人玩耍。

操场的角落,静悄悄的,只有秋千摇晃时发出的嘎吱嘎吱声。操场上的人声,远远的,总让她感到有些不真实,仿佛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东西。

“不去吗?”身旁突然响起的男声让安莉洁好奇地回过了头。

只见身旁的空秋千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不知名的少年。明明是炎夏,却用厚厚的围巾把半张脸裹得严严实实,长衣长裤,还戴着一顶帽子,黑色的短发软软的贴在脸颊,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但即便是这样,也遮挡不住他那双漂亮的眼睛。

那是海洋的颜色。

“不去和他们一起吗?”见安莉洁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自己出神,少年只能再度开口。这一次,他将自己的问题表述的易懂了些。

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安莉洁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不再看他,小心翼翼的回答。

“不行的。”

“为什么?”

“他们不喜欢我。”

少年盯着安莉洁,像是在想着些什么,沉默良久,终于再次开口。“经常能看见你坐在这里。”

“嗯,一直。”安莉洁附和着点头,她很清楚,那片欢声笑语不属于她。

“为什么不去和老师说?”又是一个讨厌的问题。“他们的行为很过分。”

安莉洁咬了咬唇畔,摇着头没再答话。

怎么没试过。

唯一的亲人,自己的兄长安迷修也因为此事,来到了学校。

可那对善于伪装的姐妹花,正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家长眼中的乖乖女,她们对这些事情一概否认,身为帮凶的同学也出面作证是安莉洁自己摔下楼磕伤后自导自演编出的谎话。相比一个平时不爱说话,性格古怪的女孩,老师又会相信谁?

结果不得而知。

在她的记忆中,安迷修待人一向和蔼可亲,温柔至极。

然而就在那一天,安莉洁第一次见到那个温柔的人,露出了极为愤怒的可怕表情。

少年见她不说话,也没再多问。

“你呢?”安莉洁突然间开口。“你又是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一起,反而过来找我?”

少年淡淡道“我和他们合不来。”

“合不来?”

“嗯,各种意义上的。”

安莉洁抬头,又将目光落在了操场上。

不知不觉中,操场上的人已经基本散尽。课间操的音乐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便是上课铃声。

她起身离开秋千,准备回到教室。见少年没有动作,依旧淡定的坐在秋千上想着自己的事,不禁疑惑道“上课了,你不回去吗?”

“想再吹会儿风。”

安莉洁了然,便不再做过多的纠缠。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了身。

“那个,我是安莉洁,你呢?”

“卡米尔。”

“卡米尔......”安莉洁轻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又对那个少年扯出一个笑“嗯,谢谢你,卡米尔。”便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那个笑一定很难看,安莉洁想。

卡米尔坐在秋千上目送着少女的身影逐渐远去,等到再也看不见了,才从秋千上离开。

但是他的双脚并没有触碰到地面,而是晃晃悠悠的浮在空中。

“嘿,卡米尔,保持这个姿势这么久,挺累的吧?”身旁,一个同样漂浮在半空中的“人”,正微笑着抱臂看着他,似乎是已经围观多时了。


『无法触碰』③

cp卡柠向注意避雷。
感觉自己越写越短小了。
大概下一章安哥就出场啦。








安莉洁经常会做一个梦。
梦里的自己站在一片蔚蓝的天空下,远处也同样站着一个身影,但却因为距离的原因,看不清他的脸。他也同样望着自己这边,然后挥了挥手,像是在向自己作着最后的道别。
不知为何,安莉洁的心中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萦绕着,让她阻止他。
那个身影背过身,开始逐渐远去。
可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靠近他一点。只要迈开腿,身前的地面便会塌陷,独留下空洞洞的黑暗深渊。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远方,身影一点点的被那黑暗撕裂后吞噬,最终消失不见。
安莉洁站在原地,视线有些模糊。
残破不堪的围巾自半空中飘下,落在了她半抬着的手中,即便是鲜艳的大红也无法掩盖住血的颜色。
梦醒了。
安莉洁揉揉惺忪睡眼,起身摁掉了正在滴滴响着的闹钟。
梦中那个模糊的身影,还有那条染血的红围巾,总是时时刻刻在脑海中浮现,挥之不去。她也曾无数次尝试着去回忆,然而总是事与愿违。
直到那一天。
一个围着红围巾的少年,以幽灵的身份闯入了自己的生活中。

『无法触碰』②

正文之前照例是废话一堆。
这一章主要讲的是小柠檬遇见卡子之前的事,所以暂时没有卡子来着。
姐妹花就是蕾蒂和梅莉√
私设超多,有ooc,注意避雷。













安莉洁从小便有着能看见幽灵的能力,也因此被同龄的孩子认为是怪人而疏远。
对于同龄人的疏远,安莉洁也不怎么在意,安静的氛围反倒能让她感到安心。在同龄人聚在一块玩着各种游戏的时候,她就坐在一旁的秋千上远远的看着。
阳光很暖和,风很舒服。
偶尔会有一两个幽灵路过,安莉洁便会抬手对着他们打招呼。那些幽灵先是愣在原地,仿佛是惊于有活人能看到他们,但很快便会回过神,然后同样抬起手,超安莉洁的方向挥了挥。
虽然也不乏那些直接无视离开的幽灵就是了。
其实人们口中所说的恐怖的幽灵鬼魂,都很温柔啊。
安莉洁时常会这么想。
但这些想法往往都会被丢来的石块和树枝打断。不远处的孩子们指着她大笑着,嘴里嚷嚷着些“怪物女”之类的话。带头的姐妹花带着嘲讽似的笑,对话的声音很响,似乎就是想让安莉洁听到一般。
“姐姐,你看看那个冰女,又在对着空气说话。”
“估计是真的脑子有病吧,我们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我的好妹妹。”
听了两姐妹的话,身旁的孩子们笑得更欢了。
安莉洁没有回话,只是自顾自的揉揉被石块砸到的额头。没有流血,但是肿了,还是去医务室看看好了。
安莉洁站起身,想也没想便走上了那条熟悉的小路。
身后的笑声依旧刺耳无比。
“走路又摔了?”
安莉洁点点头。
“提醒过你多少次了,走的时候要看路,不要只顾着和同学们说话...”
安莉洁望着窗外静静听着,没有出声。
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所以,没关系的。

『无法触碰』①

现代设,cp主卡柠副雷安,注意避雷。
双安兄妹设定注意避雷。
幽灵卡x学生柠,幽灵雷x学生安。
悄悄把设定改了改,好写一点。(gun)
前面几章暂时只有卡柠,雷安要到后面啦...
文笔废哭晕在厕所( ´•̥̥̥ω•̥̥̥` )求不嫌弃。












他似乎对那本书很感兴趣。
安莉洁又一次看到了卡米尔盯着那本书的封面出神。
那是一本童话书,是前些日子在整理箱子时无意中发现的。儿时的自己似乎非常喜欢这样一个故事,也因此一直没舍得丢,却是随着岁数的增长,不知从何时开始,将它渐渐遗忘在了角落。
“你很喜欢这本书?”
卡米尔摇了摇头。
“可是你一直在盯着它看。”
卡米尔皱了皱眉,似乎是因少女过于直白的话语感到不快。他抬起头,与安莉洁对视着,眼神淡漠,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书的封面,很漂亮。”
封面?
安莉洁下意识的走上前捧起书本,书面已经有些泛黄,但那依旧是幅很美的画――广阔的天空,碧蓝的大海,翱翔的海鸥。
眼前的少年也有着这样一双碧蓝的眼眸,宛如画中平静的海,水波不兴。
“卡米尔很喜欢海吗?”安莉洁好奇的问道。
“算不上。”
身旁的少女不再说话,只是像先前的他那般盯着书的封面出神。
卡米尔闭上眼,也不再出声,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各自想着各自的事。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安莉洁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前,将书本递到自己面前“要看看吗?”
“......”已经很久没有与人接触,卡米尔还是忍不住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理所当然的,什么也没碰到。
“抱歉,忘记你是幽灵了......”
安莉洁将书本放上桌,拉开椅子坐下,重新向卡米尔邀请道。
“那个......要一起看吗?”

卡柠同居的小日常[5]

现代设定,注意避雷。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

11
卡米尔网购了一箱橘子,刚刚到货。
开始吃上边几个的时候,还是很甜很好吃的,可谁知道,在把铺在上面的橘子吃光后,下面的橘子吃起来简直可以算掉牙,根本没法下口。
如果不是有着一个喜欢吃酸、越酸越喜欢的女友,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一箱橘子。
于是从那以后,卡米尔再也没在网上买过水果。

12
“卡米尔穿白衬衫一定很好看。”
安莉洁曾经这么说过。
于是从那天开始,从不穿衬衫的卡米尔,衣橱里多了很多件白衬衫。

13
“那么我出去了。”
“慢走。”
几分钟后,卡米尔拖着一身湿答答的衣服重新回到了家里。
“天气预报都是骗人的。”
“嗯嗯。”
拿着换洗衣物的安莉洁点头附和。

卡柠同居的小日常[4]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现代设注意避雷。

09
安莉洁因为有事回了一趟原本的城市,卡柠两个人不得不短暂的分开了,原本热热闹闹的家顿时只留下了卡米尔一个人,不得不说的确有些冷清。
为了消磨时间,卡米尔打开了电脑开始浏览网站。
“安莉洁,可以帮我倒一杯水吗?”卡米尔这么喊着,视线依旧没有离开屏幕。
“安莉洁?”
没有回应。
对哦,她已经回去了,再怎么叫她,也不会有人应声的。
卡米尔放下鼠标,起身走向厨房。
好不习惯,总觉得哪里空荡荡的。

10
卡米尔的电话响了,是在晚上11点的时候。
起初他还觉得有点奇怪,一般这么晚了,不会有什么人来打电话找他的,但看到了手机上的备注,他立刻明白了。
卡米尔接通了电话。
“睡了吗?”
电话那一头传来的是安莉洁的声音。
“还没。”
“嗯......”
“怎么了?”
“唔......”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想你了。”
“我也是。”
“就是......想听听卡米尔的声音,感觉很安心。”
“那就早点回来吧。”
“嗯!”
“好好休息,我可没有足够的财产养一只国宝。”
“嗯,晚安。”
“安。”

卡柠同居的小日常[3]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现代设注意,微量雷安。

07
这一天,卡米尔洗完床单,晾在了窗台便出了门,可谁能想到,回家的时候竟下起了暴雨,把好不容易干掉的床单再一次淋湿了。
卡米尔很无奈,这么几小时是不可能把床单晾干了,家里还没有多余的床单。
于是,安莉洁便破例同意了和卡米尔挤一张床。
说实在的,同居交往了这么久,这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同床共枕。
卡米尔把身边的人小心翼翼的搂紧怀里,软软的,暖暖的,似乎是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身上还散发着些许柠檬的清香。
这样真好。
卡米尔这么想道。
却不知道背对着自己的人并没有入睡,平日里白皙的脸蛋红扑扑的。

08
卡米尔和安莉洁偶尔会在晚上一起打游戏。
放松算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卡米尔的大哥――雷狮,是一个人气颇高的游戏主播。
有时候队伍缺人了,卡米尔有空了,雷狮也会顺带捎上他和安莉洁。
最常玩的游戏便是吃鸡。
于是便形成了这么一个固定的阵型――雷狮,卡米尔,安莉洁,还有安迷修。
说起安迷修这个人,一直让卡柠两个人感到很不解。
明明和自家大哥关系异常不好,有时可能还会在游戏中途因为一点小事而开始疯狂互怼,拿枪互怼,开车互碾,但雷狮直播的时候的队伍,他永远都是其中之一。
卡米尔望着屏幕内再度开始互掐的两个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卡柠同居的小日常[2]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现代设注意,05梗源自网络,侵权删。

04
安莉洁把钥匙忘在了家里。
她拿起了手机,准备拨通卡米尔的电话号码,但想了想,她还是决定放弃这个念头。
卡米尔在打工,不能打扰他。
于是她默默的坐在了门口,开始玩手机。
好巧不巧,对门的阿姨从楼梯口走了过来,边走还边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然后打开了家门。
安莉洁囧。
但是没有办法,离卡米尔打工结束还有一段时间,安莉洁只能继续坐在门口等着。
于是,等到卡米尔回家后,看到了便是这样一副景象――安莉洁坐在门口的垫子上,睡的正香。
“......”
我前几天不是说了门口的垫子底下有一把备用钥匙吗?
卡米尔囧。

05
安莉洁迷路了。
对,她迷路了。
身为一个可爱的本地小姑娘,她很光荣的,迷路了。
不管走了几遍记忆中的路线,都会走回原点。
安莉洁表示非常郁闷。
而卡米尔呆在家里,发现安莉洁迟迟没有回来,也开始担心了起来。
奈何安莉洁的手机没电关机了,没法联系到她。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安莉洁总算回到了家。
后来卡米尔再问起那天安莉洁迷路后怎么回家的,安莉洁很得意的告诉他:
她找了家餐厅订了外卖,然后坐着外卖小哥的车回到了这里。

06
卡米尔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长的很快,才刚剪过头发两周,散下来的头发就可以遮住眼睛了。
但按照两人省吃俭用存钱的性子,去理发店剪头发是不太可能的。
于是安莉洁除了家务活之外,又多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帮卡米尔剪发。

卡柠同居的小日常[1]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现代设定注意。

01
“卡米尔卡米尔!你觉得这张自拍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男孩抬起头,凑上前看了眼女孩手机里的相片,半响,摇了摇头。
“不好看。”
安莉洁讪讪的收回手,沉默着将手指移到了删除上,正要点下确定键,耳边又响起了男孩的声音。
“都没你本人的一半好看。”

02
卡米尔放下了书本,抬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到了晚餐时间了。
身旁的安莉洁还沉浸在手游中。
将书本放到一边,卡米尔走进了厨房,打开柜子取出了两盒泡面。
熟练的撕开包装加入佐料,又放进了两根火腿肠。
“泡面要什么口味?”
卡米尔拿起了桌子边上的热水壶将热水倒进碗中,又将泡面摆上餐桌。
“唔...酸菜的吧。”
等到安莉洁回答,他已经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03
卡米尔和安莉洁家里的冰箱是分层的。
原因很简单,卡米尔喜欢甜食,但安莉洁喜欢酸的东西。
这就导致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早晨起床迷糊的时候,安莉洁总会把芝士蛋糕当成了柠檬蛋糕,而卡米尔起床后则会发现早点已经消失不见。
这种情况已经不止一次两次的发生了。
为了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卡米尔将家里的冰箱分了层。
上半个冰箱属于安莉洁,下半个冰箱属于自己。

【卡柠】花吐症(可能算是刀子,慎入)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
·
·
卡米尔病了。
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一开始只是觉得喉咙里卡了什么东西,咽不下去,也出不来,还隐隐约约带着些腥味,很难受。后来渐渐的开始咳嗽,腥味也愈发明显。
直到那天在洗漱池里呕出了花瓣,病情愈发的奇怪。
剧烈的咳嗽,花瓣,血。
·
·
·
“是花吐症。”
“?”
“暗恋他人,因郁结成疾,患病者会从口中吐出花瓣,若所爱之人未晓其意,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有治愈的方法吗?”
“有啊。”
骗徒微笑着抬手指向他的胸口。
“需要暗恋的人心甘情愿的送你一吻。”
卡米尔沉默不语。
·
·
·
那还是预赛刚开始不久。
卡米尔第一次看见了那个女孩的身影,冰蓝色的长发,翠绿的眼瞳,手持冰刃战斗的场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中。
后来,便是因自己的不备而被敌人打落悬崖,再度醒来时,第一眼望见的就是记忆中的那一抹冰蓝色。
一开始,他警戒她,防备她,若不是因为手臂已经不得动弹的缘故,他或许已经先下手为强。
那个女孩却只是摆摆手,说着互相伤害是不好的这样的看似幼稚的话语。
她为他包扎了伤口,然后离开了。
卡米尔看着已经处理过伤口的手臂,沉默了。
真的是,太过单纯了。
·
·
·
后来,他从一些路人的闲聊声中得知,她便是大赛第十的安莉洁。
无数次的在赛场再次相遇,视线被吸引,在那抹冰蓝色的身影上停滞,无法移开。
不可能的,卡米尔知道的。
他将这份感情深埋于心底,即便这样会令他痛苦不堪。
他是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她是单纯善良的女孩。
他们终究不会是一路的人。
维持现状,何尝不好?
·
·
·
卡米尔再一次在狩猎区见到了她。
冰界灵主的利爪依附在双手上散发着寒气,身前的野兽一只只地倒下,毫无招架之力。
视线再一次被吸引。
“咳咳....咳....”
捂住口鼻的手掌上再一次沾上了花瓣和血迹。
“卡米尔,回去休息吧。”不知何时,雷狮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
“没有关系的,大哥。”卡米尔下意识的将染了血的手藏在了身后,另一只手拉低帽檐。
“今天的狩猎,我已经想好了对策...”